博客网 >

CYH

你好!我是《流行歌曲》杂志编辑部主任陈维建,很高兴因为歌词创作与你结缘!91日下午,河南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陈思来我办公室推荐你的歌词作品,在认真阅读之后,我将一些思考写下来,希望对你以后的创作活动有所裨益。

《牵手兄弟》:这首词写对好朋友、好兄弟的思念和祝福,感情真挚。“遇上你是我的缘,从此我的世界好温暖”,“就在你笑着离去的瞬间,留下的是我对你,一生一世永久的牵念”,“每一个繁星点点的夜晚,手中握着你的照片,希望你再出现”,较好地写出了相遇、分离、思念(还有结尾的“道白”/呼唤)的情绪,层次分明,说明你有一定的结构能力。不过,作为艺术创作来说,我以为它还是有些不足。众所周知,歌词是音乐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,它的任务主要是塑造音乐形象,那么“牵手兄弟”的形象是什么呢?从这首词当中,很难看出有音乐形象的存在,只有情绪的涌动。当然,抒情作品是要有情的,但是,如果全是“情”的涌动,而没有“景”的支撑,那么,这样的“情”就会流于空泛。因此,在文学创作当中注意情景交融还是有必要的。在歌词里,所谓的“景”是什么?就是人们常说的画面感(听着音乐/歌唱,你的脑海里就能浮现一些画面)。有画面感的作品,很容易就能获得人们内心的共鸣。那么,怎样才能较好地呈现画面感呢?手法非常多,无法一一详细说明,我只能说一个要点,使你迅速领悟创作的奥秘。那就是:少用形容词,多用动词、名词。形容词主要是对事物的状态进行表述(它不是事物本身),是感觉化的,非常丰富,也非常不同,有时候它会使事物的本质模糊化,不是真切可感的。比如:大海啊,你真大。而构成画面最好的词汇是名词(事物)加动词(动作)。名词、动词都是可观的,是具体可感的,而且是最富有生命力、最生活化的。不仅在歌词创作当中要注意多用动词、名词,少用形容词,在诗歌创作以及其它文学创作当中也可以遵循这个原则。马致远的《天净沙》(枯腾老树昏鸦)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。我相信,如果你领悟到这一点,就有可能登堂入室。具体在这首词作当中,只有“每一个繁星点点的夜晚,手中握着你的照片”这一句写出了画面感,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此外,最后的“祝你平安,哦,祝你平安”、“这里是你的家,这里是你的天堂,这里是你梦开始的地方”这些语言都过于一般化,是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,缺乏创新意识,应该尽量避免。

《江城子·慈母颂》:题材很好,写一个失足儿子对母亲的思念之情,也是情感真挚,只是表达手法比较欠缺。这首词基本上是苏轼的《江城子》(十年生死两茫茫)和流行歌曲《铁窗泪》的拼凑。苏词是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……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”,你是“十年相隔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……惊见慈母病成躯,尘满面,鬓如霜”,只能算是抄袭。结句“娘啊娘,儿今愿,洗心革面,早日回到您的身旁”,明显是脱胎于《铁窗泪》。因此,这首作品不能算是创作,只能说是一篇模仿的作品。词作当中的句子“愿君饮来长江水,卷起千层浪,洗我旧时伤”,这个句子有点说不通,我猜,句中的“饮”应该是“引”字,是你的笔误。此外,“君”字的对象应该不是母亲,而是其他的人,那么,又显得这首词作的情感表达不够集中(不过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)。更重要的是,你的这首《江城子》并不是按词牌《江城子》写的,无论是平仄,还是字数都不对,呵呵,你是自由发挥了。如果是真的爱好填词,我觉得还是尊重词牌本身的要求为好。从这首词作看来,你显然没有这方面知识的学习。没有关系,爱好是最好的老师,我想你应该能够找到这方面的资料,获得一些填词的知识。填词需要长期的训练加悟性,现今的中国基本上见不到什么好的填词人了,整个民族古典文学素养的低下是不争的事实。虽然我从小就进行过填词的学习,但现在我还是不赞成这方面的创作,我以为这是一门没落的技艺,平时,我也只是把填词当成一种友朋之间酬答的文字游戏。

《一路风雨》:在评点《牵手兄弟》的最后,我说到应该尽量避免“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”,而这首《一路风雨》就是充满了“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”的作品。为什么我反对使用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呢?简单说,就是大诗人杜甫说的:语不惊人死不休。他把语言的创新与生命等量齐观,可见在诗词创作当中语言的极端重要性。古今中外,几乎所有的文学家都把语言放在创作活动的第一位。如果一个作品在语言上平庸,那么它无论如何都谈不上是优秀作品。那么,什么是优异的语言?什么是平庸的语言?短短一封信,不可能把这个问题说透彻。但是,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“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”基本上都是平庸的语言,它与艺术基本没有什么关系,甚至还是艺术的敌人。“我曾壮志凌云遨游天际”、“一切都已过去圣火即将燃起”、“希望成就梦想照亮我的天地”、“太阳从东方升起誓与天公比高低”,这些《一路风雨》中的语言都可以归入到“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”之列。这种语言不能算错,但断不能以为是精彩的。人们重复过多,意义无限重叠,则使这类语言沉重、陈腐,渐渐消失了生命力。文艺家的使命是创造出自己独特的语言来,这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,否则就可能滑入平庸的泥潭而不能自拔。

《追梦》:这首词写一个人的理想追求,有节奏感、速度感,是你的作品当中较好的。第一、二段写“寻觅”,第三段写“期望”,可惜第一、二段在内容/情感上显得有点重复了,没有递进的感觉,这样,在引出第三段时,显得力度不够,有点单薄。第一段“梦转眼花絮又飞扬”、第二段“梦归来尘埃已落定”,是比较好的递进句子,可惜整体上表达不够明晰。我想原因在于过于讲究句式的整齐(字数的对应、押韵的统一)。因为这个“讲究”反而使你的表达拘束了。我历来强调先要把内容写精彩,然后再考虑句式的安排,字数的对应以及押韵的统一不是一开始就要考虑的问题,而是要放在最后才修饰的问题。可惜,无数的作词人本末倒置,一创作就先被字数和押韵束缚住了手脚,结果弄出来的作品往往了无新意,看似规整,实则无味。当然,作为一种语言的训练,这样的刻意为之,也是必要的阶段,等到了能够自由运用语言的境地就会好一些了。需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,正因为下意识地要求规整,人们往往很容易就随手拿来那些“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”,这种“下意识”就是创作的不良习惯。这种“下意识”在你的第一段、第二段貌似“对仗”的句子当中表露无遗。同样,也表现在“燃烧岁月,燃烧青春,燃烧我自己”这样的句子当中。不过,在“燃烧岁月,燃烧青春”之后,有了“燃烧我自己,追梦去”也是可以接受的,不好也不坏。因为人们太熟悉“激情燃烧的岁月”这个电视剧片名,它给人们形成的语言惯性巨大,我们在创作当中要谨慎不要被它巨大的吸附力牵引了去。否则,就真的变成“人云亦云”了。说到这首《追梦》倒让我想起罗大佑创作的歌曲《追梦人》,我想你应该也是熟悉的,不妨研究一下,吸取一点营养。许多作者判断不了自己作品的优劣,请教多方而不得要领,往往只是听到一大堆的模棱两可的废话。我总是告诉他们,其实办法也很简单,就是把你的作品同时也同类的经典作品放在一块,一对比,就能够知道差距在哪里了。就像一幅低水平的画作放在经典画作旁边,一眼即可看出好坏来。相对于大量盲目而热情的创作来说,我更喜欢鼓励朋友们多去研究经典作品,那样可能会使人进步。当然,我说了,这首作品是你的作品当中较好的,它说明你并非没有创作才能,通过不懈的努力,你是有可能写出佳作来的。

《天外》:这首歌写人在困境中的呼喊,情绪激越,有一定的感染力。从“黎明我站在蓝蓝的天边”和“午夜我站在幽幽的山谷边”这两句,我隐隐感到你可能受到了韩红演唱的《天路》的影响。不过,你的《天外》和《天路》是完全不同的题材,我想,你的写法是成立的。天边、大草原、山谷、风雨闪电、险峰,构成了一幅开阔而又幽深的画面,整体看来还是不错的。这首词可以看出你有一定的想象力,或者是某个画面(电影?)触发了你。不管如何,这首词具备了不俗的气质。但是在这种不俗的整体这中,我觉得语言的运用还是不够。这里重点要说一下对成语(或者叫“类成语”)的运用,我以为要慎重,不可过滥。所谓成语,和“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”差不多,它是“人们约定俗成的词语”。运用成语,有时候能够为作品添彩,有时候则未必,有时候还可能对作品本身造成伤害,具体情况需要具体分析。“江山如画娇美的容颜”这里的“江山如画”不太能让人接受,相反“山野烂漫双眼却看不见”里边的“山野烂漫”还好一些。但是“西风乍起把心泉吹干”里的“西风乍起”我觉得就比较勉强,而“天外,热血澎湃惊涛拍岸”更显得虚泛,“傲视天下”、“天外险峰、风光无险(限)”也只能算是故作豪言。为什么你内心的真切感受、真实愿望,经过你写出来之后,它反而会失真(在他人看来)呢?原因正在于你的表达方式,在于你的用词。因为你过多了运用了成语/类成语。这些词语虽然瑰丽,但人们都知道,它们并不适合所有的人。比如“傲视天下”这个词,就不是人人可用的,这类词用得多了,会给人造成“假大空”的印象。我之所以反对运用成语,原因正与反对运用“人们司空见惯的语言”差不多,成语更要命,它几乎是僵化的,不发展的,几乎是静止状态的,更有甚者,有些人认为它是死了的语言。有时候,过多地运用成语,还是一种在文化上、创新能力上不自信的表现。虽然这首词有很多空的东西,但是我觉得它还有修改的价值,你可以把它改得更平实一点。如果在作品的思想内涵上有一些突破则更好,毕竟“天外险峰、风光无限”还是落入前人的窠臼。一个作品,如果没有新的思想,没有新的艺术创新,那我们写它有什么意义呢?是把前人的话现说一遍吗?是对前人的致敬吗?或许,对于你的能力来说,我的要求太高了。不过,我历来认为,在写作上如果没有很高的追求,那是没有任何出路的。

《探监女》:这首词着力塑造一个含辛茹苦的服刑人员家属的形象,成败各半。首先说它成功的地方,也就是感动我的地方,就是结尾四句:你从容的背影变小/你执著的生命变大/你无怨无悔,无怨无悔/只为塑造一个金子般的他。这种对比的手法,使作品产生了张力,形成强烈的感染力,这是好的。除了“从容”一词还可推敲之外,我觉得这四句是及格的。那么其它地方我则认为是不成功的,虽然它表达的东西非常真实。“走上这条路/你泪水不曾洒/春秋冬夏/你用微笑向情感对话/苦痛挣扎/你坚强的臂膀撑起了两个家//走上这条路/你尝尽生活的苦/寒夜黎明/一路孤独,生命如故/你用枯萎的美丽向爱人倾诉……”我们说“苦”、“坚强”,如果只是简单地把词汇/概念说出来,并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。比如说残阳的颜色很红,光说“红”是没有力度的,如果说“残阳如血”就有强烈的艺术效果了。所以,要把为什么写出来。苦,怎么个苦法;坚强,怎么个坚强法。就像我们说爱一个人,不能光是概念化地喊“我很爱你啊”,而经典的说法是说具体怎么个爱法——“茶不思饭不想”。文学艺术很大程度上就是细节的艺术,唯有细节才能编织出真切可感的形象。说到这里,我想你肯定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。

《让生命充满希望》:我想这是你的自我激励,我想对你自身来说它是非常有意义的,但作为艺术创作它是不成立的。题目用了祈使句,是千千万万人的口头语,司空见惯呵。因此,我一看到这个题目,便担心起它的内容来,它会是概念化的?口号式的?会不会太虚?果然不出我所料,除了开头两句“夕阳牵着紫红的薄纱走过黄昏/清风低唱着轻盈的歌儿漫步田园”刻意写出的诗化情境(这两句在我看来,既不是词,也不是诗,离词十米,离诗五米;可以算作诗歌的习作),其他句子全是虚空无力的。“只要你挺起腰板/多几分坚强和永(勇)敢//生活中不会有太多的欢乐和幸福/生活中不会有太多的激情和冲动/我曾为昨天的过错遗憾/希望又将新的一天/送到我面前//人生百年转瞬间/休道路漫漫其修远……”一首词中,语言的风格有多种:诗化的、宣告式的、俚语化的。这说明,你对语言的把握能力还不够强,没有较好的自我审视能力。它所表达的道理都是表面化的常理,它表达的愿望也无特异之处,那么它如何给读者以审美的感受呢?或许对于你现在的生活来说,你现在在词中所表达的东西是弥足珍贵的,这个我作了换位思考,觉得非常理解你的内心感受。但是,作为艺术品来说,我只能用审美的眼光来看它,不因为它对你自身是有意义的而确定它对他人审美活动是有价值的。它可以是在一个舞台上朗诵的励志文字,而不能称之为艺术品。

除了看过以上几首词作,我还看了你的《兄弟》、《那些人儿的希望之光》、《错缘》、《故乡的故乡》、《根对落叶的情怀》、《错爱一生》、《执著》、《为爱共醉》、《谁教我生活》、《谁在为谁》、《飞伞》、《流浪者》、《心事》、《沉思的夜空》、《团圆》、《八月飞雪》、《妈妈泪》、《天使》、《哎哟妈妈》、《背影》、《我闯我路》、《天堂女孩》等作品。这些作品和前边点评的作品有同质化的地方,它们无论从抒情的方式,还是写作的方法都很类似,所以我就不再一一加以详细点评,再说我的时间有限,那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我在前边点评的一些观点,对于这些作品来说也是适用的。我有意在点评不同的作品时,阐述不同的写作问题,基本上涉及了现在作词者容易出现的毛病的一些方面。了解了这些东西,或许能够让一个创作者少走一点弯路。

最后谈一点整体看法:你的创作激情令人敬佩,你的认真细致的态度同样令人欣赏,我非常赞成你从事歌词创作,并因此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。现在的创作基本上属于练习阶段,还没有入门(只是在押韵上用力甚多,但这是细枝末节的事)。因此,最需要做的是刻苦学习,提高自己的文字能力和思想素养。如果能力不足,而内心情感异常丰富,必然会形成表达的困境,那是很让人痛苦的。而准确又生动地表达内心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事情,你现在需要做到的是有充足的能力来面对内心的情感,否则只能一次又一次被平庸的语言/他人的语言所俘虏。没有很好办法,就是长期不懈地读书,读好书,尤其是要读经典名著,而不是写得很多,写得多或许会增进业绩,但如果事实上并不好,那么要这样的业绩又有何用?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,生存环境是非常次要的事情,他只需要对自己的文字负责。文字不是改变命运的工具,它只是安顿一个人内心的微风。如果你能够理解这一点,你就会会心一笑。能够学习,并且每日有进步,这就是非常幸福的事情。

从你认真的书写以及作品的数量上可以看出你对歌词创作的重视,可以看出创作活动对你的意义重大,因此,我也是抱着万分小心的心情仔细地鉴赏,希望能够对得起你对艺术创作的热忱。这是我近几年来写得最长的一封信,不仅是针对你的词作的评论,同样也融进了我多年以来审读无数读者来稿的感受。我并没有把你当成一个特殊的人,也没有把你的作品当成特殊的作品,而是当成一个普通读者通过常规渠道投过来的作品,它们引发了我如此之多的感受,这些感受也是我想对我的读者们说的。固然,我对你的这些作品有比较多的批评,但我希望你能够看出我是善意的。我的建议是我多年的创作经验以及针对你的作品写下的通俗的表达,并非金科玉律,只是个人意见,仅供参考。如果这封信打击了你的创作信心,希望你原谅,我真是想让你更好。有志者事竟成,如果在创作上有什么困难,我会尽力提供帮助,随时等候你的佳作!

祝你进步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维建

200892

1:因为这些作品是你寄到陈思那里的,它们现在还不适合在我刊上发表,那我还是退还到她那里。以后,你也可以直接向我投稿(请自留底稿)。

我的地址是:(450014)郑州市金水路16号《流行歌曲》编辑部  办公室电话:0371-65952892

2:随信赠你最新的《流行歌曲》杂志一本,望查收!


注:这封信的对象是服刑人员,故抬头用拼音字母替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<< 2008年第10期封面、目录 / [游戏]看你能坚持几秒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